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zhonghua989的博客

诗骨——水如玉

 
 
 

日志

 
 
关于我

简历:陈宗华,男,四川泸县人,生于1970年。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业余兼任泸县作协刊物《龙城文学》杂志副主编辑,泸县云锦镇朱德振华诗社社员,“底色诗群”核心成员。新浪搏客http://blog.sina.com.cn/ARTGA。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组诗:叙事或抒情  

2009-03-16 18:01: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组诗:叙事或抒情


●再颂“铁人”王进喜
——藉此诗献给激情的红岗


我不是红岗人,也没经历过西北风情
我只是中国南方新时代的无产阶级
初猎“红岗“精神,最熟悉的
还是您——“铁人”王进喜


您是贫苦农民的“十斤娃”
这点我与你相似,但我
没有经历过替地主放牛
没有去过玉门油矿当苦工
您三十三岁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三十七岁就来到了大庆  红岗
生态工业园区  至今
立有您“铁人”的塑像


您用“人拉肩扛”搬运安装钻机
您用“盆端桶提”运水保开钻
1205钻井队五天五夜
打出了大庆第一口喷油井
您还用身体搅拌泥浆压井喷
您带头背水泥填掉了“难忘的四·一九”斜井
您创制的“三老四严”和“回访”制度
至今还在发挥效用


您还会蹲在北大红楼附近的街头痛哭吗?
——国家早已放下了公共汔车背上的“包袱”
“宁肯少活二十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
在那个标语横飞的年代
您用实干证明了“工业学大庆”
绝非不自空穴


“快打井,多出油”,您
劳累过度地走进了胃癌晚期
享年四十七岁。清贫一生的母亲
白发送黑发,国家的血管
正生发着越来越多的动脉
逐步腾飞。就在那一年
东方红一号唱响了宇宙,而我
也正从羊水上岸沐浴着朝阳


如今,我站在共和国
六十周年的春天的土地上
南方的石油化工的一个转化炉旁
读一九六四年的《中国画报》封面
想像改革开放二十八年后的红岗
盐碱地上种工厂,水草丰美牧牛羊
翻天覆地变了样,多少新型的“铁人”
正迈步在红岗火热的大地上


您依旧戴着大狗皮帽,身穿
条形针线棉布袄
手握钻机手柄望着远方
你守着内心的平静
见证着日新月异的大庆
红岗,玉门已经春风度
赤金镇,不单单是生您的故乡

 

●狮子山兵马俑


断头不过碗大个疤
这是谁说的,你不在乎
你是泥土生就的
泥土为你揭开面纱


你滚到一个孩子的脚前
当球踢,一个惊人的发现
就此展开了“七国之乱”
你站在凌乱的队列里
经过火坚硬的冷却
是非功过都不重要了
你成熟了一个朝代的实力


你远离长安,却为长安所累
埋藏了两千多年,你不再写实
战争的残酷,皇权的尊卑
转而写意陶的拙朴
俑的含蓄。生机的徐州
站在历史的长河中
吐出时代的浪花,你享受着生活
开始沐浴着二十一世纪的阳光

 

●人民音乐家任光


任光流着新四军的赤血
急行军  雷电交加  淋湿了
侄子们的脸蛋  仰着二十一世纪
专注荧屏——任光的小提琴
拉出将军一把泪  渔舟晚唱
不在纸上画意  一片彩云追去
二十世纪的月黑  猎猎阴风
撕掣山林——国仇  家恨  七步诗
只让王老五活在音符里
侄子们都不认得——任光与叶挺
成为知己  历史踩着英雄的弦律
艰难突围  ——千古奇冤——情节
越来越激烈  侄子们开始懂得
人民音乐家任光  是怎样永生的

 

●风情信江


在信州抚摸着青萃的蕉叶
从盲点越过一弯新月
看信江翻腾起玉光
与城交织,拂柳生辉
隆起于金银的托盘
陆羽煮茗眉,稼轩品稻花
五桂塔尖谁还折鲜桂
奎文塔下神龟镇水患
上饶集中营先烈与敌人斗智斗勇
云碧峰国家森林公园游人倾听鸟语花香
神鹰重击水来,紫阳新信江一脉书卷
婺源墨,龙尾砚,铅山连史纸
文房蛇走春姿韵
清蒸荷包红鲤鱼,“代天巡狩”
永得一池芳贵
刘海戏金蟾,舞板龙,竟龙舟
信江占尽
一隅风流不倦我的游历

 

 

●幸福


在北方的南方或南方的北方
日照,打破了“绿色壁垒”
零农残的绿茶有望
走向世界。而你们
屡经风雨,情感的走向
开始深入纯净的芽芯


芽芯里有一眼泉,是你
对他说的——她甘冽,清澈
也略有一丝微微的苦涩
成长即是干涸的开始
封存你告别母体时的每一滴羊水


你还说,希望他能够
用川人勤劳的双手摘得
泉声的到来
红霞开始飞,露后
阳光挟杂着鸟鸣趋逐窗前的迷雾


泉水开始汩汩地突破他的耳膜
茶叶正在沸腾的泉水里舒展清醒的一生
你身着茉莉花香的旗袍
正在为他降糖,抗毒,抗氧化……

 

●印象中的江宁


六山为冠,秦淮系腰
三平原似胸襟辽阔
春风拂面,江宁
从秦时版图上走来
“六代豪华”与“十朝京畿”
已空留“马鞍”——
台形遗址,郑和墓,弘觉寺,东山秋月
金箔,海尔曼斯,横溪镇,千盛大农庄
相彰着新时代的光芒


《云锦》曾经多少,江宁织造
土崩瓦解,奢华一落千丈后
苦读少年开始字垒红楼
伟后世之功——补天遗石
终有了个好去处。花鸟鱼虫
梅兰菊竹,十二裙衩莲步
尽是些芦苇画成的艺术
《机房苦》,《菜芦蒿》,《金陵一家人》
走红了“白局”。皮影戏,扇子舞
马铺锣鼓敲出国门外
剪纸与微雕,云集天下食府
胜太路和竹山路上
我不会因口味而不服一方水土
鱼米凭江宁秀色不负麻辣鲜香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