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zhonghua989的博客

诗骨——水如玉

 
 
 

日志

 
 
关于我

简历:陈宗华,男,四川泸县人,生于1970年。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业余兼任泸县作协刊物《龙城文学》杂志副主编辑,泸县云锦镇朱德振华诗社社员,“底色诗群”核心成员。新浪搏客http://blog.sina.com.cn/ARTGA。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诗刊红松杯征文]组诗:荣誉——以红松命名的诗会  

2009-03-22 17:31: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组诗:荣誉——以红松命名的诗会


●写给红松的诗


伊春,肃慎人居住的地方
满州的先辈倚着红松长大
三百年江山靠着一片林海,大江南北
旗袍一身青花瓷器,根雕
红松,笔直的躯干
撑起了故宫的大梁……
朝阳映下,雪压枝上
闪着金质的光辉
一片血色的战场贯穿于风中的豪情
曾经跨出国门,担承着志愿军的掩体
架桥,修营房。也赶赴过唐山
为大地震的重建立下汗马功勋
曾经多么辉煌庞大的家族啊
无限的付出,已极度贫乏
如今开始“停伐”,期盼着鹿群与
中华秋沙鸭回归“毛皮衣料”醉人的绿
修养生息了,红松,让肺叶触及到呼吸的底线
伊春发动了认领——曾荫权让五十棵红松生存的道义
归属了香港。我们,不能停留于吟诗
如何让小兴安岭更多“寿星”活得安逸
风力发电机长长的叶轮旋转着山峦起伏
五十棵太少,亿万株才称得上松涛


●在伊春,一棵红松的自述


我不能和灵芝比,她自古就价值连城
我不能和桦树比,她的眼泪也值千金
我和我自己比,我越来越觉得
我是一棵真正的红松树,在伊春
刀落不过头点地,太阳旗下的刺刀丛
我都过来了,还怕自家的斧头砸到脚么?
在伊春,鄂伦春人,现在把我看着他们的肺
就连冬天的雪,也只是轻轻地覆盖
我的枝桠里流通着地底的黑水
越来越茂盛。我笔挺地享受着
环境的恩泽。我勇敢地对着先辈们说
——伊春,已不再靠山吃山了
由于我的茁壮成长,村庄
开始奔向小康。他们因我的强健而不再胸闷
在伊春,将来,我仍是一棵红松树
小兴安岭的一分子,有鄂伦春人在
摔跤,赛马,射箭——我就不会孤独


 

 

●桦树泪

 

桦树在春天受伤的

谁给木工手摇钻说的——

在离地40-60公分的地方

在向南朝阳或在两棵树的友情之间钻孔

桦树痛哭的眼泪最大

说那里面含有什么“血液的清道夫,

21世纪的救事锗”,桦树还被卖出国

加工成一次性的筷子,又被进口

瞬息就风行了全国!迷醉

过了整整一个金叶风情的秋天

桦树发现自己开始抗不住腐蚀了

桦树越来越觉得自己形单影只了

桦树开始不认为自己一身都是宝了

桦树开始想痛痛快快乐地成为枪托

守护自己清静的生活

 
●我多想成为诗会中的一员


我多想成为诗会中的一员
因为我从骨子里看出自己
也是一株坚挺的树
从伊春,从红松的故乡,也许
我是给南跹的鸟儿从嘴里
衔落的一粒树种籽
掉在了长江的臂湾里
发芽,生长,茂密枝桠
冬去春来,我适应南方的季候从不脱衣装
麻雀叽叽喳喳地摆不完龙门阵
燕子偶尔在我枝头歇息
五谷丰登,我成了院落零星的风景
夏夜乘凉,数星星,微光划过
几遍鸡鸣了,犬吠,还有行人
没找着梦境。我向往森林的品质
我多想参加专为树举办的诗会
我具有呼吸强健的体格
作为一株孤独在南方乡村的树
真想去小兴安岭的林海热闹一回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