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zhonghua989的博客

诗骨——水如玉

 
 
 

日志

 
 
关于我

简历:陈宗华,男,四川泸县人,生于1970年。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业余兼任泸县作协刊物《龙城文学》杂志副主编辑,泸县云锦镇朱德振华诗社社员,“底色诗群”核心成员。新浪搏客http://blog.sina.com.cn/ARTGA。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制度的暮年或者开始(组诗)  

2010-05-29 15:15: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制度的暮年或者开始(组诗)


文/陈宗华


制度的暮年或者开始


父亲仍然充满了活力
他放不下森林的铁渣
以至于山峰凸顶了
让一片雪花滑了下去


父亲差一点就抓住了
儿子的荣誉
隔一根绳子的位置
父亲被挡在了机器之外


谁是主人
谁是长子
提到嗓子眼的话
儿子硬是没有底气喊出来


儿子不再安分于守机器了
总是想着机器以外的某件事情
跑步进入他的主义
这一点,源于父亲壮年的基因


●父亲


父亲告别无霜期后
明显地比我矮下去了


只有微驼的背
还能保持着早年打猎的张弓


父亲轻易不让弦松懈了
明事的眼光藏在息猎的箭族里


谁犯了错
父亲立马就射向谁


丝毫不多言语
我们早习惯了这样的严慈

 

●半个月亮爬上来


半个月亮爬上来
天空没有云彩
风躲到哪儿去了


蝌蚪跑丢了尾巴
豆芽正在绳上跳舞
哭儿为此敞开了嗓门


半个月亮爬上来
水里打捞蓝色的玉
枇杷剥开金子的焦虑


梳过美髯银沙漫落
森林正在对剖年轮
天地纵分,站在卵黄上呼吸蛋清


●弦律上舞蹈的蚱蜢


弦律上舞蹈的蚱蜢
总是不能在一根筋上
安分下来。思念筑巢的蚁们
远离了人为的水、火
威力强大的蚁酸
是否就能敌过硫酸的灼伤呢
静里的词在喧嚣里转了个弯
平仄难免不会松懈
蚱蜢任由野草疯长
荒芜心田
藏身其间的住山者
蚱蜢能不能止语
都将经历一次禅变


●谁来过


谁来过,留下了
一只鞋
隔着空气
写生
分子的面孔


谁将一张纸或者
柔细的绢纱

陈年的氧
线条的美
充分凸出了另一只鞋
留白的品质


活力无形
胜于
行走传递的温馨
谁的深度
就是谁的青春


通联:(646127)四川省泸县福集镇工矿四川鸿鹄集团泸州化工有限公司(原泸县化肥厂) 陈宗华 邮箱:或,电话:13698160739。QQ:540060582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